过海关275万百达翡丽逃税100多万上热搜头条又爆

2019-08-06 21:46

  中国人迷恋名表的人很多。不过,名表再有名,也上不了热搜,上热搜的一般都是汪峰和他的朋友们...

  不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这短短两天内,两个最知名的瑞士高级腕表牌子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纷纷”上了热搜... 但上热搜的原因不是它们出了什么新款,而是源起于中国海关发布的一条消息:

  中国海关官方信息发布渠道“海关发布”在7月10号发布的一条消息,成了该微博账号近期以来、甚至是它历史上最受关注的一条内容(一般它的转发评论就零星几个,这条却要上千了),接着这条内容相关的信息就上了热搜,“境外带入的275万元百达翡丽表要缴纳137万元税款”的话题就成了大家朋友圈热议的话题。

  这位涉嫌走私的人所携带的百达翡丽腕表很贵重,连海关展示时都小心翼翼,很专业的戴了白手套。无论如何,无论走私还是逃税,这都是人的违法行为,和表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所以作为爱表人,我特别欣赏海关的这一做法,因为这枚贵重的百达翡丽三问腕表,大多数爱表人都会这样爱惜的对待它。

  轻轻推一下腕表左侧的“凸起”机关(腕表三问功能启动滑杆),无论你是否看到表盘上的时间,你都可以通过腕表机械打点报时功能,清晰的听到此时此刻的准确时间(补充学习百达翡丽三问腕表知识,点击阅读:百达翡丽:三问技艺,谁与争锋)。现在海关展示的图上这枚编号5078的三问腕表,如果此刻你拉动左侧三问滑杆,它就会这样来敲击报时:当、当、当、当、当(5点),叮当、叮当(2刻,每刻是15分钟,2刻即30分钟),叮(分钟,敲几下就是超过刻的几分钟),那么此时时间就是5点+30分+1分,即5:31。

  三问功能是机械腕表最复杂功能之一,制作精妙复杂,耗时耗力,且百达翡丽三问表是所有品牌中最好的三问,因此价格都不低,一般都在两三百万甚至更高,且一表难求。

  但是一般人,又有几位真正了解百达翡丽和知晓三问功能的?所以海关发布的消息出来后,其微博下的评论才真是有意思,有普及三问表知识的,也有为出入境带表出谋划策的....

  可以看到,多数人对国外购物和买表带入相关法律规定的知识,还完全空白。把偷税带货入境根本不当回事儿,还以为有各种技巧。

  没想到这条爆炸消息刚刚炸了没两天,7月12日《北京晚报》的一则消息“275万真不算多!这位闯关带一块表,1930万!”,又让江诗丹顿立刻也上了热搜!这个江诗丹顿是正牌瑞士最名表之一江诗丹顿,而不是当年“侯总”的“劳诗丹顿”....

  实际上这个案子发生在私带入境275万元百达翡丽表缴税100多万之前,但在这个消息的热度下,《北京晚报》将这个案子也挖了出来,《北京晚报》关于“275万真不算多!这位闯关带一块表,1930万!”的详细报道如下:

  “7月10日,北京四中院审理了一起走私普通物品罪的案件,37岁的男子张某被检方指控,为逃关税将一块价值1930多万元人民币的江诗丹顿牌手表戴手上。除此之外,张某还随身携带了另外两块名表、爱马仕的包和衬衫,涉嫌逃税金额达1000多万元之巨。

  庭审中,张某称自己是境外居民,手表并非要在留在国内出售或送人,因此没有申报和纳税的义务,张某否认检方指控他的走私普通物品罪。

  市检察院第四分院指控,2018年6月1日,被告人张某从巴塞罗那乘坐CA846航班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入境时,选择无申报通道,未向海关申报任何物品,海关关员查获其随身携带雅典牌手表一块后,张某选择将该手表退运。

  同年7月7日,被告人张某从法国巴黎出发,乘坐CA934航班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选择无申报通道,未向海关申报任何物品,海关关员在其左手腕查获江诗丹顿牌手表一块,在其右裤兜查获前次退运的雅典牌手表一块,在背包中查获斯沃琪牌手表一块,在行李箱中查获爱马仕牌女式包一个、爱马仕牌衬衣4件。

  经核查,张某涉嫌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1072多万元,其中,江诗丹顿牌手表偷逃税款1004万元。

  检方认为,被告人张某逃避海关监管携带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应当以走私普通物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庭审中,张某表示,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对指控的罪名有异议,他认为自己没有纳税的义务,不构成走私普通货品罪。

  张某称,去年6月1日,在北京海关,关员曾告知自己,不管雅典牌手表是新还是旧,带入境就需要交60%的税,海关关员还提醒张某,下次要走申报通道,“我是境外居民,根据海关的公示,非居民旅客拟留在中国境内总值超过2000元人民币的物品需要申报,但我并非要把表留在境内出售或送人,于是我最后选择了退运,把表留在海关,下次出境时带走。”

  张某说,7月7日自己再次被海关拦下时,他认为之前是海关有悖于公示的行为是“谨慎执法”,而非常态,因此他仍未向海关申报任何物品。

  谈到自己带的三块手表,张某表示,江诗丹顿牌是其在2015年1月订购的,2017年5月寄到了香港,“这块表是江诗丹顿牌的阁楼工匠系列,叫‘鳄鱼’,我当时花费了110万欧元,我看新闻报道,国内的价格是1930多万元人民币。”

  起诉书显示,张某户籍所在地在辽宁,案发前是宁波一家投资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据张某称,他自2001年去美国读高中,已在美国生活15年,2016年,在香港成立了自己的资本公司。张某说,自己持有美国绿卡和香港居民身份证,每月都会出国。

  “手表就像衣服,用于装饰,我已经买了50多块手表了,每次出差都会戴,有时候我会一只手戴一块,因为我需要同时盯着全球多地。”张某说。

  在举证质证环节,检方出示的一份证言称,去年6月1日,海关关员曾在张某行李箱内查获一张雅典牌手表的保修单、表盒和说明书,但张某表示并非对应其携带的这块雅典牌手表。

  张某的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认为在国外带几块手表用于不同场合佩戴,是一种礼仪,张某没走私的故意。海关有责任查验旅客的身份,旅客没有义务说明自己的身份,正是海关官员的错误执法,一直把张某当做居民旅客,导致了张某对自己行为的不确定性认知。“他是非居民旅客,没有申报的义务。”

  看完这则消息,其实不用等法官定夺,已经可以百分百确认此人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代购,而且是一位大大的名表代购,因为他已经可以订到这么贵重的江诗丹顿的阁楼工匠独一无二款腕表,还带着它巡回各地展示。

  这个案子虽然在2019年7月10日上午的庭审现场记录中还未看到宣判结果,但张某是肯定逃不脱了。张某总拿自己的境外身份(其实现在很多大代购因为走私数额巨大,都纷纷移民了或不敢回来)辩解,实际上我想大家之前曾经关注过中国公民在瑞士买了名表、旅行到意大利时被意大利海关“坑了”课重税的事情,其实每个国家都会惩罚这种不缴税的产品进入境内的,只是严和不严的问题。包括香港,说是零关税的地区,实际正规产品进入这个市场都要进行进口申报程序。

  而且大家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偷税入境,实际上近两年海关加大入境勘查后(前两年名表偷带入境被课重税的例子,点击阅读:海关新政抓现行:27万名表课税16万多!),很多带高额名表入境的代购、导游和个人都受到了惩罚,进了监狱。只是大家觉得不会到自己头上而已。但若到自己头上了,就没有后悔药了。

  同样是北京四中院的案子,和7月这个案子相距很近。这只是一个中级法院的众多案例而已。类似的案子在不同城市,违法者受到惩罚或入刑

  上面的表图,是这个偷税过千万的张某携带的江诗丹顿的“阁楼工匠”系列独一无二的高级复杂腕表“帝鳄图腾”。这枚腕表为何如此高价?这枚表是一枚双面超复杂功能腕表,其中蕴含了多达15项精妙的机械腕表复杂功能,包括陀飞轮、万年历、三问、时间等式、日出时间、日落时间、动力储存等;腕表背面有星空图、二至点、二分点、恒星时间、月龄和月相、季节和星座等一般人几乎从不会见到的腕表复杂功能。

  8000元。现在沿用的依然是2010年出台的相关政策限制,入境海外购物限额是5000元,但后来增加了一个在入境免税店(比如日上一类)可以购买不超过3000元的额外数额,总的就是8000元。

  1万元以上的高级名表是50%(2019年4月9号前是60%)。即如果你带进来100万的名表,你要缴税50万,这是一点都不容商量的。而且这只是正常缴税而已,实际更严重的还有罚款和刑事处罚(进监狱!)。

  上面这个税率,其实也是大家关注的“行邮税”,一样的税率。就是这件货品或名表,如果你不是自己出国带进来的,而是自己寄回来或直接购买由品牌寄到中国,那么到达中国海关后,同样征收50%的税。其他物品要收的税率,大家可以参考。

  同时,知道了这个重要信息,你就再不要傻傻的犯傻,贪图便宜从国外代购或品牌那里直接订购贵重物品,然后寄给你。一般情况你等啊等都不会直接收到的,多数情况是快递的缴税部门或海关直接通知你:可以来缴税清关,拿你的东西了...

  代购怎么做的呢?人肉带货入境。或者寄到香港,然后再通过地下带货组织把这些代购物品带进,然后统统顺丰寄给你...代购的工作很危险是真的。他们多数也很聪明,真应该想想未来退路好好做点正事。也许逐渐做些正规进口的小众品牌,可能是很多“优秀”名表代购的一个出路,因为他们微信里还是积累了很多有需求的客户的。

  当然依然会。只是现在暂时可能性很小而已。任何一个不能说明正常购买来源的腕表都有可能会被海关要求查验,无论你是装在箱子里的还是戴在自己手上的。当然,只要是在中国正规渠道买的“行货”--缴过税进口到中国的腕表(比如在品牌官方专卖店,亨得利、亨吉利、盛时、名表城等正规知名表店或线上渠道购买的腕表,在京东、天猫品牌授权旗舰店购买的腕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戴着它来去自如,在海关官员眼前不断晃也没关系... 有的更好,没有的也无所谓(现在腕表保修只认保修卡,不像从前一定要提供),真的有需要时,都可以追根溯源证明你所佩戴腕表的来源。因为你腕表的保修卡上都有腕表唯一的编号编码信息,海关很方便查验。

  当然可以买,只要控制额度。比如大家熟悉的天梭、美度、汉米尔顿、雪铁纳这些表,它们多数就几千元万元以内,加上有退税和折扣时,基本不超过免税额度。如果你在瑞士和欧洲,控制不住自己一定要买表的话。不过实际上,这类表也不值得在国外买。因为它们的国内国外价格差越来越小,你省个几百元近千元买了还要不远万里背回来,你累不累啊。

  或者,你就不信这个邪,就觉得一定要在国外买,一定不会被“抓到”。那我也给你个建议:1,万元以内腕表,价差在千元以内就不要买了。2,1-5万元腕表,价差在万元内就不要买了。3,10万-20万腕表,价差在3万元内就不要买了。4,20万以上腕表,价差在20%以内就不要铤而走险了。

  基本不用。如果现在真有这么严的话,任何机场和铁路海关出入境区域,申报部门一定会是最大的了,得要增加无数员工!

  我们出国时,戴的表、带的相机,电脑等等,价值一般都超过8000元的。但只要自用,非特殊情况我觉得不用申报。如果所有此种情况都申报,非把申报处挤爆了不可。而且对于我们带很多东西的人,申报很麻烦,因为我们很多物件完全没有原始,即使有也不可能随身携带。

  一般情况,只要不是很新的东西:比如新的相机、全新的表、全新的贵价包、全新的珠宝等,海关都能一眼辨识是自用物品还是海外新购,不会为难你的,所以我们经常出国一年十几次,也未申报过。因为自己心里清楚啊。真的出现问题,就是麻烦一点,一样样说明自己东西的来源呗。还是那句话,你没违法,没有带着违禁的东西,任何时候都敞敞亮亮,不用担心。

  2,海外定价现在并不低。而且为了降低差价,很多品牌提高了产品在欧洲和旅游地的价格,即使有诱人的折扣和退税,最后的价格,也许比你在国内优惠渠道买到的还要高!举个江诗丹顿的例子,正常渠道购买(别跟我们提代购)20多万的表,你在日内瓦表店拿到的价格,和国内表店拿到的价格,通常可能差个2万元左右,根本不值得你劳身劳力去外面买,再偷偷带回来。你在国内江诗丹顿之家或专卖店、大表店购买江诗丹顿,可以享受到的服务和未来作为vip表主的好处,远远大于这2万元的差价!

  所以这里可以补充一点:这枚“1900多万”的江诗丹顿表的价格,也是这个案件相关人张某提出的,没有任何官方的依据。他在欧洲购买的110万欧元的价格是比较科学的价格。这个表因为独一无二,在国内没有价格,如果有价格,应该不会和这个差太多。

  3,售后的坚强保证。虽然很多品牌是“国际联保”,但只有正规进口缴税的腕表,才能顺利享受品牌在中国境内提供的售后保修。如果你的表是在海外买的,以后遇到的售后问题一定很头疼。

  4,各种便利和增值服务。在家门口买的东西,你随时可以去找家门口那家店里的销售去问他、烦他、请教他,各种帮忙和了解,你们说着同样的语言,你拥有着上帝的身份。而要是国外买的,买时很开心,回来后表若出现大的毛病小的毛病,不好换不好退不好问,这时你就深深的懊悔了。或者当表出了国内无法维修的问题要寄回瑞士原厂维修,要你补足税款才能寄出时,你就傻眼了... 而且,你在国内专卖店或表店买表,他们会有很多Vip活动、增值服务、甚至大大的优惠折扣送给你,其实这些都是钱,比你在国外买省得多多了。

  所以,根据你要买的表的预算档次,你对比国内外价格,即使差着几千几万,在国内买依然是值得的。放心啊!哪怕有了什么问题去吵架也是在自家门口啊!

  真的差价差很多、或你想买的国内没有,你一定要“铤而走险”,那也ok,一般确实是不会被查的,所以我认为还是可以操作。但是朋友们有没有聪明的想过?有没有聪明的想过?有没有聪明的想过:那是因为现在国家海关依然很松,完全没有严格起来,没好好查你。真要严格起来,你在国外买50万的表,是要付款吧?怎么付?拿麻袋装钱付吗?一定是刷卡对不对?你刷卡了,难道银行不知道吗?银行的信息有了,真要查你,一查一个准:你那边刷卡,这边入境时名字一显示,海关人员直接上去看你表就行了.....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